笔趣阁小说网 > 这个游戏不一般 > 第961节 冷血

  同时微操这么多的水分身,又得让这些脱离了自身领域的水分身保持元婴级的战斗力,能够做到这一点,是极为惊世骇俗的。

  想要做到这一点,大成级的水行法则与源初之水,缺一不可。

  肖执以前肯定是做不到的。

  即便是对现在的他来说,这也是颇有些难度的。

  在肖执这些元婴级水分身的围攻之下,应山已经有些被吓到了,活了数百岁的他,自然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他一边抵挡着肖执这些水分身的围攻,一边大喊道:“门主!控他!你赶紧用幻术控他啊!”

  那待在地面上的森罗上人脸色难看道:“这些都是他的分身,他的本体根本就不在这里!而且……”

  “而且什么?”应山问道。

  “而且,我在此所布下的幻境,明显已经被他给看破了,此子……太过妖孽!”森罗上人的脸色阴沉如水!

  这一点,其实很容易就能看出来。

  逍执的这些水分身冲过来之后,看都不看他的这三道幻术分身一眼,大部分围攻向了应山,剩下的则是分散看来,去搜寻周围,独独没有要攻击他这三道幻术分身的意图!

  这是因为他的这片幻境,已经被对方给看破了,对方知道了他这三道幻术分身只是虚妄,攻击这虚妄毫无意义,这才无视了他的这三道幻术分身。

  “那怎么办?”应山开口问道。

  “你尽量拖住他,一旦让我寻到了他的本体所在,我们就赢了!”森罗上人开口道。

  “好!门主!我会尽力拖住他的!”应山咬牙道。

  属于他的灰黄领域已经展开了,只是他的领域只能在一定程度上对肖执的这些水分身产生干扰,无法对这些水分身产生明显压制。

  这就相当于十个以上的元婴入门级修士,在一起围攻他,还是打不死的那种,他虽然是元婴后期修士,还是会感到很有压力。

  “死吧!”应山又是一锤狠狠往前砸去,将眼前一个肖执的脑袋给砸了个粉碎,黑水飞溅!

  这个时候,同时有几个肖执,从后方以及侧面攻向了他。

  应山长得矮胖,身形却是灵活无比,闪电般躲过了好几把长刀,却仍是被一柄如一泓秋水般的长刀给斩中了,身上顿时爆出了一团土黄光芒,身体在半空中踉跄着往下沉了数丈!

  就在这时,一个肖执趁机冲到了伥妖李阔身边,拖着伥妖李阔就走!

  “休想!”应山大急!

  这煮熟的鸭子眼看着就要飞走了,这由不得他不急!

  便见灰黄光芒闪动,一堵厚厚的岩石墙壁迅速浮现了出来,阻拦在了这个肖执的面前!

  只是,还没等它完全凝聚出来,便同时有两柄长刀闪电般斩在了它的上面,将它给斩了个粉碎!

  肖执的这些水分身,在此战之中,表现出了惊人的协同性,他们在战斗中的配合,简直是天衣无缝!

  这也正常,因为操控着他们的,本来就是同一个人。

  “森罗上人,赶紧给我滚出来!”一个声音在空中如同闷雷般响起,这是肖执的声音,声音里充满了杀意。

  下一瞬,又有黑水凭空出现在了半空中,翻滚着凝聚为了一尊三头八臂的恐怖身影!

  这道恐怖身影,正是大威天王法相!

  “给我镇!”大威天王法相声音浩渺,肌肉虬结的赤红手臂持着一方黑色大印,高高举起,狠狠落下!

  顿时,一股无形的镇压力场散出,席卷向了四面八方,瞬间便覆盖了方圆数百丈的区域!

  身处于大威天王法相镇压力场中的应山,只觉得呼吸一窒,原本快如闪电的身法速度明显降了下来,后果便是,在短短不到十分之一秒的时间里,他因为速度变慢,闪避不及,身上接连中了三刀,身上灰黄光芒爆出,口鼻间有金色血液渗透了出来。

  “门主!我快撑不住了!”应山大吼道。

  “快了!”森罗上人沉声道。

  这时,被向外拖出了足够远距离的伥妖李阔,终于从那幻境之中挣脱了出来!

  在经过了一瞬间的茫然之后,李阔恢复了清醒。

  清醒过来的他,一脸的气急败坏!

  一脸气急败坏的李阔,很快也手持着寒雾剑,裹挟着漫天的风雪,冲杀向了应山!

  在肖执一众水分身的围攻之下,应山本就已经岌岌可危了,现在更是雪上加霜,眼看着就要支撑不住了。

  “门主!救我!”接连受创的应山,身上的灵宝级防具早已经变得黯淡无光了,他浑身浴血,血肉模糊的右臂之上凝结了一层厚厚的冰霜。

  应山的这一声求救,却没有得到任何的回应。

  森罗上人存在于此的那三道幻术分身正在肉眼可见的变得虚幻与暗淡。

  到了这个时候,哪怕应山的脑子反应再迟钝,也已经反应过来了,他暂时逼退了李阔他们,表情狰狞的大吼道:“森罗!你不得好死!亏我还如此的信任你,追随了你这么多年,你不得好死!”

  到了这个时候,应山终于想到了突围,却是已经晚了。

  在大威天王法相的镇压力场之下,重伤的他,根本就逃不掉。

  下一秒,应山被李阔用寒雾剑一剑刺穿了身体,寒气侵入体内,整个人都被冻成了一个冰雕!

  冰雕轰然爆碎,一个与应山长得极为相似的小人儿,身上散发着淡淡的灰黄光芒,从中窜了出来。

  这是应山的元婴。

  元婴应山一边惊恐喊着饶命,一边向外逃窜,却是被伥妖李阔轻易就给追上了,然后刷刷几剑下去,就给斩成了虚无。

  应山就此殒命,而那森罗上人在此刻,却是早已经不知所踪了。

  在这一刻,肖执所凝聚出来的这些水分身,全都停下了手中的动作,然后齐齐融化为了黑水,掉落在了地上,被地面所吞噬掉了。

  同时维持这么多的水分身存在,对于肖执的真元力消耗可是极大的,如今,战斗既然已经结束了,那么,肖执也就没必要继续耗费真元力维持这些水分身的存在了。

  肖执身后,那替他撑伞的大威天王法相,也将那只握着黑色大印的手,给收了回来。

  随着法相这只手收回,那弥漫于这片空间的无形镇压力场,也随之消失不见了。

  是的,之前那个显现出来的大威天王法相也是假的,是肖执用源初之水所凝聚出来。

  虽然是假的,却足以以假乱真,它刚刚之所以能够抬手一印,便镇压住了方圆一大片的区域,这其实只是假象而已。

  真实情况是,在它做出这一动作的时候,在肖执背后撑伞的真正的大威天王法相,也做出了相同的动作,将手中的那一方黑色大印,压向了前方处的虚空!

  这镇压力场足以镇压方圆数百丈的虚空,镇压范围足够大,如果不是亲眼所见,在见到了这一幕之后,无论是谁,都不会再去怀疑肖执用源初之水所凝聚出来的这个大威天王法相的真假了……

  这时候,伥妖李阔收了应山死后所遗留下来的那些东西,通过意念向肖执传音道:“刚刚是我大意了,我以为凭我的神魂强度,小心一点的话,应该没那么容易中幻术的,结果,我还是太自信了,这个森罗上人的强大,超出了我的意料之外,不过,他哪怕再强,也不如肖执你强大,还没等你用出全力,他便已经被吓得退走了。”

  肖执通过意念,传音回道:“森罗上人确实很强,他应该还有一些底牌没有用出来,若是他将这些底牌都用出来的话,哪怕我全力以赴的出手了,也不一定能够杀得了他。”

  伥妖李阔听到这话,有些不太相信,道:“逍执,你有些妄自菲薄了。”

  肖执道:“不,我只是实话实说而已,这个森罗上人很强,比你想象中的还要强很多,在我成神之前,我们最好不要再去招惹他了。”

  “好吧,我知道了。”伥妖李阔道。

  “嗯,我们走吧。”肖执通过意念向李阔传音道,传音时,他顺手从储物戒指里取出了两枚灵石,握在手中吸收了起来。

  他很谨慎,哪怕到了此刻,他也依旧待在了大威天王法相的黑伞之下,且自身也处在了神隐状态之下。

  就连那六倍威能的【金刚耀目】神通,也依旧在维持着。

  他仍在睁着一双金光夺目的眼睛,在警惕向着四面八方扫视着。

  “好。”伥妖李阔将这一战所得的那些战利品,都收纳进了自己的储物戒指,点了点头,答应了一声。

  应声之后,伥妖李阔也进入了隐身态,身体如同泡影般,消失在了空气中。

  然而,就在此刻,在距离李阔数百丈远的地方,空间微微扭曲了一下,一道高高瘦瘦的身影凭空显现了出来!

  是森罗上人!

  伥妖李阔立即就警惕了起来,手中出现了寒雾剑,却是不敢去与森罗上人对视,害怕又着了这个森罗上人的道,陷入那幻境之中。

  属于肖执的声音,在伥妖李阔的脑海之中响了起来:“这并不是森罗上人的本体,仍旧只是一道幻术分身而已。”

  就在这时候,这个凭空显现出来的森罗上人,却是开口说话了:“逍道友,你的水行法则应该已经大成了吧,而且修的还不是凡水,而是某种奇异之水,不知我说得可对?”

  空气中,又有黑水翻滚着涌现了出来,凝聚为了肖执的模样。

  这肖执凝视着前方数百丈外的森罗上人,开口道:“不错,我的水行法则,确实已经大成了,若是我所猜不错的话,森罗道友你的幻之法则,应该也是大成吧?”

  之前还打生打死的两个人,这会儿,竟然都以道友相称了,看起来就像是两个多年不见的老友,久别重逢一般。

  这让李阔皱了皱眉,心里面觉得有些别扭。

  森罗上人笑了笑,道:“我之前曾听不少道友言,说逍道友你乃是天纵奇才,有着成神之姿,之前我是不信的,觉得这话有些言过其实了,今日一见,我却是信了。”

  说着,森罗上人向着肖执微微躬身,行了一礼,道:“逍道友,今日多有冒犯,是我的不对,应山跟随我多年,他的死,令我痛失臂膀,便算是我对逍道友你的赔礼道歉了。”

  一礼之后,森罗上人继续道:“那破天锥乃是奇物,虽不如先天灵宝,却是胜过了这世间绝大多数的灵宝,便赠与逍道友你了,就当是结个善缘好了。”

  伥妖李阔闻言,忍不住冷笑道:“这个锥子,明明是我们杀敌所得,你竟要说成是赠与我们的,真是可笑!”

  面对李阔的这一声嘲讽,森罗上人却只是淡淡一笑,他看都不看李阔一眼,仍与肖执对视,道:“逍道友,往日恩怨一笔勾销,如何?”

  肖执沉默了,似是在思考。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这个游戏不一般》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