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70后的青葱岁月 > (805-806)国贸大厦的写字间

(805-806)国贸大厦的写字间


  我站了起来,向远处候机厅角落望去,阿刚和唐晓红也应该是听到广播中的提示了,一起拉着手往我这边的安检口走来。

  我也慢慢往安检口走去,一边走一边用眼角的余光瞥着他俩。快走到的时候,只见唐晓红刻意甩开了阿刚的手,保持了一点距离走过来了。

  唐晓红在我面前还是尽量保持一个矜持的姿态,也许是因为老四的缘故,也许是我太了解她的过去,也许不想让我看到她的另一面。

  “阿刚,你该安检登机了,一路平安,代问家里人好!”我迎上前去,跟阿刚说着送别的祝福。

  “海超,我走了,谢谢你为我做的一切,我到家给你打传呼,咱们年后再见!”阿刚握着我的手,情不自禁地跟我拥抱在一起。

  我拍了拍阿刚的后背,在他耳边轻语着,“好了,兄弟,留点时间给你们单独再说几句。”

  阿刚点了点头,双手用力捏了捏我的胳膊,松开了我,转身看向唐晓红。

  我装作咳嗽,掏出一张餐巾纸捂住嘴巴,走向一边。给阿刚个唐晓红留出私人空间。

  隔了一会儿,听见阿刚在身后边叫我,“海超,我进去了,麻烦你再把晓红送回去吧。”

  我转回身笑着说,“好的,这还用你说?我跟晓红是哥们儿啊,对吧?晓红?”

  说完,我瞥向唐晓红,看到唐晓红一边点着头,“嗯嗯,”地答应着,一边扭回身去了。那一瞬间,我看到了她双眼通红。

  阿刚通过了安检,进入到了里面的候机区,一步三回头,伸着胳膊朝我们挥手。

  “快上飞机吧,别误了飞机,让别的旅客等你!一路平安!”唐晓红挥着手,提醒着阿刚。

  我们看到阿刚的身影消失在转角处,我看了一眼身边的唐晓红,还在翘着脚痴痴地朝里边看着。

  “咱们回去吧,晓红,阿刚已经进去了,”我小声提醒着唐晓红。

  “嗯嗯~”唐晓红在最后一次翘脚张望后,放弃了,长舒了一口气,转身看着我,随我向候机大厅外面走去。

  一出候机出发大厅,一阵寒风扑面而来,我赶紧裹严实了羽绒服,看了一眼唐晓红,风把她的头发吹起,眼圈红红的,看得真切。

  看唐晓红心情低落,就跟她说先回去休息,改天约一下去美东家看看。唐晓红点头说好。

  人不能陷入感情漩涡中,多少快乐都失去了踪影,剩下就是无尽的担心和期待。相处时的甜蜜又是一剂良药,多少扎心的日子都会抛之脑后。

  林先生回国没几天,我就收到了用传真机发过来的邀请函,是六哥打传呼通知我的,林先生给我的邀请函是发到了六哥的公司。

  六哥的新合资公司是设在国贸大厦,离我家很近。六哥租了三间客房,一间是他自己的办公室,一间是公司职员的,还有一间是财务部。

  国贸大厦是烟海的最高楼,差不多有一百多米高,三十多层,大厅富丽堂皇,有大堂酒吧,地下有粤式餐厅包括宵夜,有拉卡OK酒廊,一楼和二楼是鲁菜餐厅,和宴会厅。

  副楼还有保龄球馆、健身房和游泳池。顶楼是旋转餐厅,这是烟海第一家旋转餐厅。

  当初国贸大厦还在建设之中,我记得就听父亲说过。彼时,父亲也刚从深圳出差回来,对广州、深圳那边身处改革开放第一线的城市有所了解。

  几年过去了,国贸大厦建好了,我也有机会去到过顶楼的旋转餐厅吃过饭,国贸大厦尽管挡住了我们家的视野,看不到了远处连绵的山峦,但也让领略了当年的现代生活方式,帮助我放远了视线。

  跟六哥约好了,他在办公室等的我,六哥的办公室不大,原来是个套间客房,里屋还有床,六哥说,有时太晚就不回都家镇了,就在这里睡了。

  外面一间当做办公室,地上有深灰色的地毯,进门右手边靠墙有一排像是铝合金或者铁质的文件柜,文件柜旁边靠近窗户一侧是一张大写字台,据六哥说现在都叫老板台了。

  另一侧靠墙是两张沙发。办公桌上拜访着两部电话,一部传真机。整体看起来虽然不是多豪华,但很简约实用,而且办公桌上的中国和新加坡的国旗很有国际化公司的气质。

  一进门就嗅到一股万宝路的气味,一看坐在办公桌后的六哥嘴里正叼着烟,吞烟吐雾。

  “来啦,海超?坐吧!”六哥抬了抬屁股,指了指他办公桌对面的沙发。

  “抽烟吧?”六哥又站起身来,把烟递给我,“茶几上的茶壶里刚泡的茶,我还没来得及喝,你自己倒啊,别等着我伺候你了。”六哥笑着说。

  “好的,六哥,当兄弟的哪敢让哥动胳膊动腿,自己来就行了。”我接过六哥递给我的烟,弹出来一支点燃。

  “林先生挺办事的,说话算话,不跟咱这里有些做生意的,说完了就完了,咱这当真了,还等着信呢,他自己早忘了。”六哥往高靠背旋转座椅上一靠,抽了扣烟,说。

  “嗯嗯,我知道,这还不都是看六哥的面子嘛,兄弟又给你添麻烦了。”我站起来笑着欠了欠身,以表谢意。

  “咱们俩就别玩那些虚言假套的了,兄弟之间,我盼着你好,以后混好了,说不定当哥的还要仰仗兄弟啊。”

  六哥朝我摆了摆手,拿起传真机上面摆的一张薄薄的纸递给我,“拿好了,先用这个去办护照,林先生说去北京新加坡大使馆签证用的正式文件他要邮寄过来,可能还需要一些日子。”

  “好的,好的,我明白!”我接过那张薄薄的传真,看了起来。

  只见传真文件的抬头靠左侧打印着上下两行字,上面是汉字:新加坡林英呈贸易私人有限公司,下面是一行英文,也是公司名字。

  抬头靠左边是公司的地址,电话,传真等联系方式,也是中英文对照。

  下面正式的邀请函写了我的名字,大概意思是邀请我到新加坡他的公司访问并洽谈商务合作事宜。

  (806)

  “去北京签证时再商量,我看看我的时间,如果有空,我就跟你一起去,正好在北京有几个朋友快过年了过去拜访一下。”

  我正看着邀请函,六哥在对面跟我聊起了签证的事。

  “好的六哥,太感谢了,不过我是真不好意思再给你添麻烦了,”我抬起头来,有些局促不安地看着六哥。

  “哈哈-好啦,好啦,别跟我来这套了,太虚了,咱们就是兄弟。我亲弟兄不少,但都是哥,一个亲弟弟也没有,你在二十六中读书的时候,我就跟你说过,拿你当我的亲弟弟,所以,海超,以后千万不要跟我外客气了,再客气就是见外了。”

  没想到六哥心里一直还是这么想,还记得当初我们在炕上聊的话。实际上六哥也是这么做的,确实拿我当亲兄弟一样。

  “好的,六哥,那我就不客气了,去新加坡留学这事,林先生是看在你的面子上帮我办的,所以,还得有劳六哥盯着点,另外我听林先生说需要担保人,尽管那天在酒桌上,林先生答应了。但这事具体怎么操作,还得六哥帮忙操心啊。”

  既然六哥这么敞亮地跟我说了他的想法,我也毫无保留地把自己内心中一些感觉没太有把握的事说给了六哥听。

  “嗯嗯,好的,我明白,你是怕林先生回国时间长了,把这事就给忘了或者不认账了是吧?”六哥说出了我的担心。

  “对啊,六哥,确实心里边没底,我不知道你究竟跟林先生关系怎么样,人家会不会尽心尽力地帮我。”

  我点点头,看着六哥,有些不好意思地说。

  “海超。这一点你放心吧,我和林先生不光目前有合作项目,而且还正在协商洽谈持续性的合作,对他的利益来讲这点小事不值一提。具体什么事我就不跟你说了,等你过去后,除了学习,也多观察新加坡这个国家,多观察那个社会,看看有什么我们可以学习和借鉴的,有什么商机。”

  六哥很肯定地说了一番话,等于给我吃了一颗定心丸。

  “哎呀,这就太好了,有你六哥,我就没啥可担心的了!”我坐直了身体,使劲地点了点头。

  “嗯,好了,需要我做什么你再说,先去办护照吧,对了,我家里大姨姨夫都知不道这件事?你尽管现在不是学生了,但这么大的事,一定要跟家里说,不跟大姨和姨夫说不行。家里不支持,咱想办法,我是挺支持你出去看看的,好男儿志在四方嘛!”

  六哥又特意嘱咐了几句,我也决定回家要赶紧汇报一下。让父母别为我担心,我成天不是在外边瞎忙活,也在忙正事,也在为自己的人生找方向,找未来。

  “对了,海超,办护照得去公安局,你看早点回家说说,姨夫打个招呼,可能会办得顺利点。”六哥笑着说。

  “我不说,六哥,我想凭自己努力,自己的本事去做事,不想让我爸笑话我,我不想找他!”我毫不犹豫地断然拒绝了六哥的提议。

  “哈哈,也好,有出息!反正我们需要的材料也都准备好了,就是走走程序,去了看看再需要什么材料,再跟我说,其实我公安里边也认识不少人。”

  六哥笑着又点上了一支烟。

  “六哥,那我走了,抓紧时间去看看怎么办理护照,你忙吧,”我起身告别了六哥,一路奔向公安局。

  打听到了公安局办理护照是在出入境管理处,不在公安局大院里边,是在烟墩山下的正阳街上,物资局招待所里边。有栋二层民国小楼上办公。

  于是,我又一路打听去了烟墩山下的正阳街。那个年代办理护照的很少,我上次出国当船员是外派公司集体办理的,这次是自己来办理因私出境护照,所以审查比较严格。

  去了一打听,就开始用怀疑的眼神看我,好像我是特务一样。然后问了我半天问题,哪个单位的,出去干什么,有邀请函没有,跟发邀请函的外方人员是怎么认识的。出国的费用谁负责,等等。

  然后问我单位在哪里,他们要到公司去了解情况,现场填表,还要让领导签字盖公章。

  我预料到了办护照肯定不会那么容易,但也没想到如此复杂。我结结巴巴地回答了一些我了解的,说不好的就支支吾吾,说公司领导都知道单位当然就说是六哥单位的了,职务是业务主办。

  那个年代。业务主办是个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职务,其实说白了就是业务员,但一说是主办就说明也有负责性了,也属于小领导了。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70后的青葱岁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