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我用闲书成圣人 > 第306章 北冥神功!

第306章 北冥神功!


  青光闪动,一道寒芒倏地刺出,直指小道士的左肩。那三尺青锋之上七彩红尘气闪烁不定,一时间又化作了数道残影,仿佛一道剑阵般打向小道士。

  “是衡山快剑,百变千幻云雾十三式。”台下有人认出了这门剑法,吃惊喊道,“几日不见,任吉兄弟竟然又领悟了新的剑法!”

  “那个小道士已经在第三阁连赢五场了,不知道任吉兄弟能不能拦住他!”有人低声说道。

  “我看难!”另一名武者微微摇头,“你们不认识那位悲风小道长吗?他是天凌道君的徒弟,天生道韵,虽然目前只是七品道徒的修为,但是一身先天源炁雄浑无比,只怕任吉兄弟的攻击根本伤不到他!”

  此时台上任吉的剑芒距离对面的小道士不过尺许,那小道士不慌不忙,双手捏诀,周身紫气升腾,瞬间在小道士的头顶化作了一道太极图,太极图旋转,洒落点点紫色光辉,将悲风小道士包裹住,美轮美奂。

  道术神通·太极生辉。

  只见任吉的长剑刺入这太极光辉之中,犹如插入泥沙,一股莫大的阻力从光辉中传来,原本因为快速舞剑而出现的残影也在刹那消失,与此同时,那长剑剑身也因为源炁的攻击而出现裂纹,似乎要崩碎一般,引发台下一阵惊呼。

  “太极生辉!这几乎无解了,根本就无法近身啊!”

  “没错,对付道门不能近身的话,那岂不是要被当靶子打?”

  “任吉兄弟这下危险了!”

  悲风看着近在咫尺的任吉,轻轻笑道:“任兄,这柄宝剑你得来不易,不要毁在太极光辉之中,撤剑认输吧!”

  任吉恍若未闻,另一只手猛然探出,打在太极生辉的神通之上。

  “任吉兄弟在做什么?他……嗯?你们看,太极生辉的颜色变浅了。”

  “是吸星大法!任吉兄弟的吸星大法!”

  “我明白了,任吉兄弟的剑招是虚招,真正的目的其实是为了迷惑悲风道长,来接近对方。”

  “对!儒道两家的根本都是在气上,只要损耗掉悲风道长的先天源炁,就能一战而胜!”

  “看来悲风小道长的连胜纪录要被打破了!”

  众人再次朝台上望去。

  悲风眉头微蹙,他感觉到了一股莫大的吸力抓住了自己,体内的先天源炁正被任吉吸收。他有心阻止,却呈现了仿佛拔河一般的僵持之势。

  “武道果然有过人之处。”悲风微微点头,他作为道子的候选,奉命前来东苍,一是为了传扬道门威风,其次也是为了了解武道。只是武道现世的时间并不长,能让他看的上眼的人物不多,眼前这个任吉算是一个。

  此时他本可以拼着一些反噬强行挪移,避开任吉的吸星大法,但是他毕竟也是道门天才,心中自然有一股傲气。

  “吸星?我看看你能吸多少!”悲风心中暗道,浑身先天源炁瞬间从紫府中冲出,毫无保留地主动冲向任吉。

  任吉刹那间仿佛感觉一道紫色的滔天巨浪朝自己袭来,他沉下心神,也不再留手,吸星大法运转,鲸吞悲风体内的先天源炁。

  在台上,以任吉和悲风为核心,凭空生成了一道紫色旋风,将两人包裹起来,那旋风吹动台下众人的衣角,所有人都不由退后一步,各自心生赞叹。

  “悲风道长不愧是道门天才,先天源炁竟然如此雄浑。看来之前与我交手是为我留了三分面子了。”

  “诸位,你们难道没有想到,任吉兄弟才修武道数月吗?居然和悲风道长战到这般程度,武道威武!”

  “我听闻侯爷的护卫纪仲纪先生,曾经一剑斩开双重书山,自创九剑之破儒式,杀入魔夫子,不知我等能否领悟!”

  “此战,当是论剑阁开阁至今,最为巅峰之战了。”

  台下的议论并没有打断台上的争斗,随着海量的先天源炁涌入体内,任吉的脸色渐渐由红变白,由白变紫。

  吸星大法的弊病就在于将吸入的力量都注入经脉,却不能流动,事后还无法清除干净。从书中原著的说法,易筋经可以做到这个效果,但问题是目前易筋经并未现世。因此任吉很少使用吸星大法。

  此时任吉能感应到体内的每一条经脉都被吸收的先天源炁充斥地鼓胀起来,四肢百骸传来针扎一般的疼痛。

  “任兄,放弃吧。”悲风轻叹一声,又一道先天源炁冲出,任吉瞬间感觉到浑身如同暴裂一般,猛然喷出一口鲜血,整个人被先天源炁的余波振飞,摔倒在台下,昏迷过去。

  “阿吉!”顿时三五名女侠面露关切,朝任吉冲去,此时论剑阁中发出恢弘的声音:“道门悲风,胜!累计胜利,六场!”

  ……

  中京城。

  最受欢迎的报童小分队准时出现在中京街头,不过数月功夫,这些当初在街头被人嫌狗弃的小乞儿,一个个越发地钟灵毓秀起来。据说好几位都得到了大儒的青眼,收入了门下,成了儒二代。尽管侯爷一直不认可这是他的功劳,但是明眼人都知道,这帮孩子就是受侯爷文气熏陶的!

  “可惜啊……”一位老者长长叹气,“若是侯爷未走,老夫家与庆安坊不过相隔不远,我家那孙儿也能时时感受到侯爷的文华,说不定这次秀才就考上了!”

  “五爷,别逗了,庆安坊在城东,您在城西,这还相隔不远啊?”一名书生打扮的客人笑道,“照你那么说,侯爷的文气足以荫蔽整个中京了。”

  “那又怎么不行?”那位五爷脸色严肃道,“你是不知道如今的东苍城有多红火。听说树上的果子摘下来吃一口,都能耳聪目明!”

  “这倒是真的。”有人跟着说道,“我三表叔走商队的,去过东苍城,专门跟我们说过,据说那里的水甘甜无比,女娃娃喝了又聪明又水灵。”

  “何止啊,听说东苍城大儒满地走,夫子不如……咳咳咳,反正你要是个儒生,都不好意思跟人说话。”

  “而且,侯爷动不动就弄点事,然后就异象丛生,天降气运……这什么地方比的了啊!”

  “唉,听说现在东苍城想要拿到户籍太难了。不然老夫也打算北去!”

  “若是侯爷还在中京就好了……”

  茶楼中众人又是一阵叹息,叹息声没有停下,外面就传来了报童清脆的叫卖声——

  “梧侯武侠新作,新书发布!”

  “无人不冤,有情皆孽!”

  “《天龙八部》,叹红尘人心!”

  “首发第一回,预购从速!”

  众人那还挂在脸上的惋惜之色瞬间消散,一个个猛然抬头:“侯爷新书?”

  “之前怎么没有通知?”

  “这么突然!”

  “天龙八部?难道和龙族有关?”

  “管他的,先买了再说!”

  “贤弟,借我十两银子……哦,买报的钱我有,这十两是打赏报童儿的……”

  ……

  折柳书院。

  “气死老夫了!”孔天方气冲冲走进了院首雅室,将手中的《大玄民报》摔在地上。

  田海翼放下手中的学折,疑惑道:“院首,怎么了?”

  “还不是那个陈洛!”孔天方气哼哼说道,“他新书《天龙八部》在东苍城三章首发,偏偏其他地方只发一章!简直气煞老夫!”

  田海翼笑道:“东苍城毕竟是立道之地,有些优待也很正常。不就完了一两天而已,院首莫气。”

  孔天方瞪了一眼田海翼,说道:“第一回看过了吗?”

  “还没!”田海翼淡淡一笑,“不过我已经习惯他的作风。无非断章嘛,我等得起。”

  “拿去看看!”孔天方将报纸递给田海翼,田海翼犹豫了一下:“院首,我想养一养!”

  孔天方瞪了一眼田海翼:“这第一回啊,说的是一个叫做段誉的小书生……”

  田海翼猛然用正气塞住耳朵:“院首,我不听!”

  孔天方正气传音,直接进入田海翼的脑海中:“开篇是一场比剑……”

  田海翼长叹一口气:“院首,给我吧,我自己看!”

  孔天方这才满意地递出报纸。

  说好一起追更新,你怎能变成养书精!

  田海翼拿过报纸,缓缓读了下来,脸上时而带着惊疑,时而释然,时而带着姨母笑,时而又轻轻摇头。只是到最后,脸色陡然变得激动起来。

  “就这?”

  “这一章就没了?”

  “如此短小?”

  “文人之耻!”

  孔天方轻轻一笑——那熟悉的氛围,又回来了。

  ……

  东苍城。

  任吉睁开了眼睛,看着自家屋顶。

  他,输了!

  若是他的经脉再强韧一些,若是自己的忍受力再强大一些,或许……

  任吉微微摇头,这是他在论剑阁中第一次失利。

  “还是小觑了天下英雄。”任吉咳嗽了两声,缓缓坐起,浑身上下传来的刺痛让他眉头微皱。

  就在此时,房门被人推开,一个俊秀的面孔出现在门口。

  “阿吉,你醒了?”欢快的声音响起,任吉微微一笑,看向来人:“云兄弟,是你把我送回来的吗?”

  依旧男装的孟芸点点头,将带来的食盒放在桌子上,说道:“以后你打擂台跟我说一声。要不是我及时赶去,你都不知道被那些女人分成几份了!”

  “一帮狐媚子,不知羞耻!”

  任吉脸上露出欣慰之色:云兄弟就是这一点和他相似,都不愿意和女子有过多的牵扯!

  自己果然没有认错兄弟!

  他偏过头,看到床头放着几张报纸。

  “嗯,我昏迷了几天?”

  孟芸倒了一杯热水,递给任吉:“两天了。对了,这是昨日侯爷编写的新故事,一共有三回。我想着你醒来就能开,就帮你买了一份。”

  任吉接过热水,笑道:“多谢了……我先看看。”

  说着,任吉拿起报纸,认真读了起来,而孟芸在坐在一旁,一旁眉目注视着任吉,嘴角微微翘起。

  一座房子,两个人。

  真好。

  任吉完全没有注意到孟芸的目光,而是投入到《天龙八部》的故事中。

  “嗯……”看完第一回,任吉有些皱眉,孟芸问道:“阿吉,怎么了?这个故事你不喜欢吗?”

  “不是不喜欢!”任吉摇了摇头,“我只是觉得这个段誉,有些……不合适。”

  说着,任吉又看向第二回。

  这第二回中,正是段誉见到了神仙姐姐的玉像,又是扣头又是发誓的,让任吉的眉头皱的更紧了。

  “这……这不符合我的道!”任吉心中微微叹息,“看来这本书我不会有所得了。”

  正这么想着,任吉的目光看到了段誉发现秘籍的部分。

  “《庄子》‘逍遥游’有云:‘穷发之北有冥海者,天池也。有鱼焉,其广数千里,未有知其修也。’又云:‘且夫水之积也不厚,则其负大舟也无力。覆杯水于坳堂之上,则芥为之舟;置杯焉则胶,水浅而舟大也。’是故本派武功,以积蓄内力为第一要义。内力既厚,天下武功无不为我所用,犹之北冥,大舟小舟无不载,大鱼小鱼无不容。是故内力为本,招数为末。以下诸图,务须用心修习。”

  任吉心中一动,体内吸星大法自行运转起来。

  他再往下,就看到关于“北冥神功”的运转方式,只是说中是说又一卷***像,其上标注了运转路线,任吉感觉到一股迷雾遮在眼前。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我用闲书成圣人》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