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我用闲书成圣人 > 第314章 礼教VS《西厢记》(上)

第314章 礼教VS《西厢记》(上)


  走入扩建后的东苍大剧院,按照陈洛的吩咐,这里已经新建出了二层包厢区,所有大儒欣然走进为他们每个人单独准备的小包厢,一个个心生喜悦。

  “难怪当时说一张戏票足矣,原来是这样。”一位大儒看着自己的宝贝孙女,笑道,“囡囡,爷爷没有逗你吧,保证让你能看上戏。”

  二八妙龄的小女子连忙上前给自己的爷爷轻轻捶背,笑盈盈道:“这还不是爷爷有面子!”

  “哈哈哈哈,这主要是梧侯给老夫这个面子……”老人家嘛,最爱的便是这种小儿女的崇敬,这戏未开演,就对陈洛的好感又升了三分。

  ……

  “金兄,你看,我是不是说对了,我们也有个小包厢呀……”朱鹤嵩大儒在包厢内兴奋说道。

  金鹤岚有些郁闷,望着圆脸呼呼的朱鹤嵩,疑惑道:“为何无人询问就将我俩分配到一间了?”

  “怎么?金兄你要换人吗?”朱鹤嵩沉下了脸。

  金鹤岚叹了一口气:“算了,以朱兄你说话的风格,不了解你的人可能想打死你。”

  朱鹤嵩哼了一声:“你也就是打不过我,不然早打死我了。”

  金鹤岚:这天,又聊死了。

  ……

  陈洛自然也给自己保留了一个包厢,洛红奴跑去后台忙碌去了,只有云思遥和陈洛坐在包厢之内,云思遥靠着窗台,环视着其他的包厢,陈洛笑道:“师姐,你在找人吗?”

  云思遥轻轻一笑:“好像有方家的门徒来了。”

  “方家?”陈洛微微蹙眉。

  “没事,在东苍城,翻不了天!”云思遥摆了摆手,重新坐回座位上,陈洛一想也是,如今司马烈和颜百川就坐在自己隔壁,怕啥?

  “礼教?看看《西厢记》,肯定很精彩吧。”陈洛突然想道。

  ……

  “诸位,做好准备了吗?”杜守忠站在自己的包厢内,望着面前的数位大儒,他们,全是方家门徒,如今聚在了杜守忠的包厢里。

  “杜兄,你乃是方家的嫡传弟子,我等不过是旁门,自然以你为首。”一位面色阴冷的大儒点头道。

  “当日武院开院老夫就想发难,无奈蛮天来袭,老夫再出头就有些授人以柄了。但东苍城种种礼乐崩坏,老夫不吐不快,今日愿附骥尾。”一位古板大儒微微点头。

  “武道已成,不是我等之力可以扭转。但这戏曲之路才衍生不久,当是陈洛圣道之基中脆弱之处,我等可借此口伐,好助方家一臂之力。”又一位瘦骨嶙峋的大儒说道。

  “不读书而生成气,愚夫愚妇竟然与我等平齐,此为戏曲罪一;女子抛头露面,粉墨登场,此为戏曲罪二;夸大喜怒哀乐,挑拨人心之欲,此为戏曲罪三。”最后一位白面大儒敲打着手中的白纸扇,不屑说道,“诸位可还有什么补充?”

  “吴贤弟概括地已十分精准,我等且看看他这一出《西厢记》又有什么大逆不道的言辞。”那古板大儒轻轻说道。

  此时,那瘦骨嶙峋的大儒突然说道:“此地乃是东苍城,陈洛拥趸众多。且颜百川和司马烈在场,我等怕是要想好应对才是。”

  杜守忠轻蔑一笑:“论道而已!了不起将我等镇压驱逐,难道他们敢出手镇杀我等?我等此举是为了维护方家圣道,方家必定不会亏待我等。”

  杜守忠说完,众位大儒都是眼神一亮。但很快,那面色阴冷的大儒犹豫道:“杜兄,莫忘了竹林那龙女和雾骊兽也在东苍。”

  此言一出,包厢瞬间安静下来。

  颜百川和司马烈等人必然是不敢对他们下杀手的,清玄那些道门的人更不必说。这些他们都不担心。

  但是那龙女和雾骊兽,可就没有那些顾虑了。

  杜守忠见众人有徘徊之意,手掌一翻,手中出现一枚青色透亮的玉牌,冷声道:“诸位,看看这是什么?”

  那古板大儒猛然从座椅上站起,看着那玉牌:“圣心玉!”

  圣心玉,乃是半圣从自己的圣道中提取领悟而凝聚出的宝物,一般用来给亲近的后辈弟子感悟自身圣道,非大儒不可使用,十分珍贵。当然,缺点也有,那就是感悟前人之道,对于自身圣道的开拓会存在阻碍。因此对于有望封圣的大儒,半圣是不会赐下圣心玉的。

  此时见到圣心玉,众人再看向杜守忠的眼神又发生了一些变化。

  原本以为他只是方家嫡系大儒的弟子,没想到居然还得到了方家半圣的青眼。

  杜守忠见到众人的反应,心中也是得意。说起来,他的师父确实是方家一位一品大儒,但是他是没有资格得到圣心玉的。

  但他生了一个好女儿啊!

  天生书香之体,生下的后代必然天资优越,远超“白鹤送子”。这枚圣心玉,便是方家的聘礼!

  嫁给谁不重要,重要的是嫁给方家。

  以一个女子,换来杜家的繁荣,更和方家联姻,且未来那外孙或许能成为方家重要之人,简直就是千值万值。

  至于那与自己女儿青梅竹马的弟子,为了女儿的清白,只能埋进自家的灵材田里了。

  杜守忠淡淡说道:“若那龙女和雾骊真的出手,老夫自然会动用圣心玉,唤出圣道。即便不敌龙女与雾骊,有圣威延迟,也足够时间让颜百川他们出手护住我等!”

  “毕竟,我等也是大儒!”

  那古板大儒犹豫片刻,还是开口问道:“敢问杜兄,这圣心玉中是方学哪一道?”

  杜守忠笑道:“礼!”

  “诸位可以安心了吧!”

  众大儒对视一眼,都看到对方眼中的轻松之色,方学广博,其中礼学最强,众人皆是一笑:“杜兄客气了。”

  “且看看这场戏吧!”

  ……

  那边厢,剧场内猛然大门合上,剧场漆黑。随即舞台四周的照明石亮了起来,舞台的幕布缓缓拉开。

  陈洛满眼期待看着台上。

  《西厢记》全长五万余字,是比较罕见的长篇作品,作为前世华夏四大古典戏剧之一,与《牡丹亭》、《桃花扇》、《长生殿》齐名,除了其中蕴含的精神内涵与引人入胜的故事外,最重要的是其中的经典名句层出不穷,文采飞扬。这也是陈洛选择这部戏作为给大儒观赏的首演剧的原因。

  不要问为什么不选《牡丹亭》,问就是三千里通天路还不配。

  全篇《西厢记》共分五本二十折,第一本“张君瑞闹道场”是说张生对陪同母亲入普救寺祈福的崔莺莺一见钟情,起了色……不是,起了爱慕之心。借口借宿读书,获得和崔莺莺接近的机会,向崔莺莺表达了自己的爱意。

  第二本“崔莺莺听夜琴”,则是张崔二人生出情愫,和老夫人发生矛盾。此时盗匪张飞虎围庙,老夫人答应张生若是能解决张飞虎的威胁,就将崔莺莺许配给他。张生请来了好友白马将军杜确将军解围,但事后却被老夫人赖婚。

  第三本“张君瑞害相思”则是全戏的戏眼所在。张生因为老夫人赖婚,思念崔莺莺而相思成疾,红娘从中撮合,让两人得以幽会,互诉衷肠。

  第四本“草桥店梦莺莺”是发现二人私情的老夫人拷问红娘,著名的“拷红”就出自这里。红娘巧言善辩,将老夫人说的哑口无言。最终老夫人以门第为借口,要求张生获得功名才能来迎娶崔莺莺。而那首“碧云天、黄花地、秋风紧,北雁南飞。”一词便是出自此本。

  终本“张君瑞庆团圆”是说张生高中状元,老夫人却被郑恒编造谎言欺骗,欲再度悔婚将崔莺莺嫁给郑恒,最终张生及时赶来,戳穿了谎言,和崔莺莺喜结连理。

  陈洛看向舞台,那舞台上一个个活泼生动的人物随着那清丽的唱腔,仿佛穿越了世界的界限,重新出现在陈洛的眼前……

  ……

  大儒包厢中。

  “花落水流红,闲愁万种,无语怨东风!”

  “妙啊!妙啊!”孔天方一拍大腿,赞叹道,“楔子里竟然就有如此佳句。”

  “落花纷纷落在水中,让溪水都变成了红色。这么多的落花便有这么多不愿离开的闲愁,默默埋怨吹落他们的东风。”孔天方叹了一口气,“这样的句子,即便单独拿出来,也能传颂天下,居然放入这样的戏剧之中,可惜啊!”

  此时坐在孔天方身边的大儒揉了揉自己刚刚被孔天方拍疼的大腿,龇着牙说道:“或许在梧侯眼里,传天下的诗没那么值钱!”

  此句一出,包厢内的众大儒纷纷倒吸一口冷气,想出口驳斥,却无从下口。

  想想也是,别人搜刮数年,也就是一两首诗作。梧侯好像每次张口,都是两三首起步。

  纵观前代,也只有李青莲和苏坡仙如此了。

  “看戏,看戏!”颜百川轻轻咳嗽一声,“不要和那个小怪物比文采!”

  “比年龄,我们还是有优势的!”

  众人一噎。

  这么说的话,好像赢了,又好像没赢。

  ……

  “娇羞花解语,温柔玉有香。”听着新传来的唱词,云思遥喃喃着这句唱词,斜过头看了一眼陈洛,又转过目光,继续看向舞台。

  ……

  “有心争似无心好,多情却被无情恼。”有大儒轻轻感叹,“又是一佳句。与苏坡仙那首蝶恋花倒是相似。”

  “嗯?这一句也甚妙啊,‘昨宵爱春风桃李花开夜,今日愁秋雨梧桐叶落时’,以情写春秋,老夫要将这句子写作书房的楹联!”

  “哦?那这一句‘系春心情短柳丝长,隔花荫人远天涯近’诸位就不要与老夫抢了!”

  “没人与我抢这句‘花影重叠香风细,庭院深沉淡月明’吧!”

  “不着急不着急,定然还有好句子……嗯?甜言美语三冬暖,恶语伤人六月寒。大妙啊,这一句适合写出来送给朝廷上那帮御史!”

  “哈哈哈哈哈……”众儒大笑。

  “再听再听……月色溶溶液,花荫寂寂春。如何临皓魂,不见月中人!”孔天方再次想拍大腿,隔壁的大儒早有防备,将身子移开,孔天方顿时拍了个空。

  “咳咳咳……”颜百川再次微微皱眉,“能不能好好看戏了,诗词的评论事后再说!”

  “老夫要看剧情!别跟我在这水诗词!”

  ……

  此时此刻,杜守忠包厢内,一群人怒气冲天。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我用闲书成圣人》的书友还喜欢